右側
高德法律服務網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法律知識 > 正文

專家呼吁填補立法空白提供穩定法律保護預期

作者:admin發布時間:2020-01-17分類:法律知識瀏覽:7評論:0


導讀:高德平臺注冊專家呼吁填補立法空白提供穩定法律保護預期

2019年的版權領域,游戲直播與合理使用的邊界,賽事直播節目保護等依舊的熱點延續,而“人工智能”則成為新晉熱詞,一南一北兩個判決似乎給出了司法對于“人工智能”不同的態度,學術界同樣爭議很大,人工智能創作內容是否受到版權保護,難以達成共識。

近日在京發布的《數字變革與治理創新——2019年全球互聯網法律政策觀察》(以下簡稱《觀察》),就將“人工智能應用內容領域的可版權性爭議驟起”作為2019年網絡版權領域的首要新趨勢。(高德平臺注冊)

一個勝訴一個敗訴

獨創性判斷有不同

2019年歲尾,一起由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作出的判決引發業內廣泛關注。

騰訊公司狀告“網貸之家”未經授權許可,抄襲騰訊機器人Dreamwriter撰寫文章的案件。Dreamwriter是騰訊公司自主開發的一套基于數據和算法的智能寫作輔助系統,是滿足規模化和個性化內容業務需求的高效助手。自2015年8月20日開發完成以來,原告主持創作人員使用Dreamwriter智能寫作助手每年可以完成大約30萬篇作品。

涉案作品為2018年8月20日,由Dreamwriter智能寫作助手創作完成的《午評:滬指小幅上漲0.11%報2671.93點通信運營、石油開采等板塊領漲》財經報道文章,Dreamwriter軟件在大量采集并分析股市財經類文章的文字結構,不同類型股民讀者的需求的基礎上,根據主創人員獨特的表達意愿形成文章結構,并利用收集的股市歷史數據和實時收集的當日上午的股市數據,于股市結束的2分鐘內完成寫作并發表,文章末尾注明“本文由騰訊機器人Dreamwriter自動撰寫”。

此文在騰訊證券網站上首次發表后,上海盈訊科技有限公司在該文章發表當日復制涉案文章,通過其經營的“網貸之家”網站向公眾傳播。這一行為在騰訊公司看來侵犯了其享有的著作權,被訴至法院。

法院審理認為,從涉案文章的外在表現形式與生成過程來分析,此文的特定表現形式及其源于創作者個性化的選擇與安排,并由Dreamwriter軟件在技術上“生成”的創作過程均滿足著作權法對文字作品的保護條件,屬于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的文字作品,具有一定的獨創性。法院認定被告侵害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鑒于被告已經刪除侵權作品,判定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的維權費用人民幣1500元。

不過,在2019年5月,北京互聯網法院在 “菲林訴百度”案中,認為涉案的“威科案件分析報告”是以數據庫支撐的程序自動生成的,不具有個性特征,不具有獨創性。

為何兩起案件呈現出司法對于人工智能生成內容是否擁有版權的不同態度?事實上,在“菲林訴百度”案經媒體報道后,業內就有不同聲音,認為此案認為此案中的分析報告是由數據庫自動生成,不具有獨創性,不能作為作品保護。深圳法院所判決案件則通過法人作品的角度,承認了人工智能生成內容的獨創性。且在菲林案中,原告僅是軟件的使用方,這與深圳法院所判決案件中的情況有著根本不同。(高德平臺注冊)

人工智能已到門口

立法空白司法少見

目前,“菲林訴百度”案已經上訴,最終情況如何尚不得知,但一個必須面對的現實是,人工智能版權問題已經來到我們面前,不容回避。

當前,人工智能已經覆蓋新聞寫作、圖片生成、視頻與音樂創作,以及虛擬歌手、明星換臉、內容智能分發等各文化內容領域。據美國Narrative Science預測,未來15年內,90%以上的新聞稿將由人工智能創作。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有利于互聯網公司豐富版權內容渠道,提升內容創作與分發效率,谷歌、微軟、騰訊、阿里、字節跳動等公司均在人工智能領域廣泛布局。

不過,我們的法律制度卻有些措手不及。騰訊研究院版權研究中心秘書長田小軍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文化內容產業的發展嚴重依賴于成熟的版權法保護體系。但有關人工智能創作內容的版權保護問題,我國存在立法空白與學術研究爭議,司法實踐也較少涉及此問題。這將導致我國產業界在此領域的智力與資金投入,無法獲得穩定的法律保護預期,影響人工智能內容創作產業的發展。

在田小軍看來,相關案件的爭議焦點是,人工智能創作是否是人類的創作,創作內容是否體現我國著作權法要求的個性化表達,以及創作過程的行為合規與創作內容的法律保護方式。“以上爭議都需要在了解產業情況的基礎上作出清晰判斷,要把握好產業發展與法律保護之間的關系。”

《觀察》也指出,我國現行版權法保護的是人類的創作成果,人工智能創作,多由騰訊、微軟等互聯網企業組織,其本質上是自然人或者法人“假借于物”進行創作。我們常見的自動創作,如智能寫詩、財經體育類新聞寫作等均為此類。這類創作主要服務于規模化與個性化的內容生產需求,其實現嚴重依賴于數據與算法,可以說數據是“源頭活水”,算法是“機械手臂”,但人類才是創作的“大腦與靈魂”。

“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創造成果。”《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對于作品作出這一解釋。

也正是基于這一規定,“作品可版權性的標準是獨創性,一些對于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的質疑也多集中于此”,田小軍說。(高德平臺注冊)

學界難以達成共識

多國推進相關立法

能否給予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以版權保護,這一難題不僅在我國有,它也是各國都必須解答的。

《觀察》發現,當前,英國、新西蘭等國家已將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納入版權法的保護范圍,日本等國家與地區也開始制定新的規則,美國與WIPO(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均開始針對人工智能相關的版權與其他知識產權問題進行研究, AIPPI(國際保護知識產權協會)倫敦大會也發布了《人工智能的版權問題》決議,均認為應給與人工智能生成物以不同方式、不同程度的法律保護。

在我國,學術界尚未能達成共識。華東政法大學王遷教授認為,人工智能創作內容“都是應用算法、規則和模板的結果,不能體現創作者獨特的個性”。

北京大學教授易繼明則主張,“應該以額頭出汗原則建立起獨創性判斷的客觀標準,將智能作品納入傳統版權分析框架,它實際上是一種人工智能對設計版權的演繹作品”。

中山大學法學院教授李揚認為,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備獨創性的人工智能生成物認定為作品并通過著作權保護,有利于鼓勵作品的創作和傳播,促進文化的多樣性,同時激勵人們研發能夠減輕人的智力勞動和體力勞動、能夠生成具備獨創性作品的人工智能,并利用該人工智能進行作品創作。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這場討論以何種結論塵埃落定,對于他人數據的盜取都將引發相關責任。西南政法大學李林容教授指出,內容創作者與互聯網平臺應堅持“不飲盜泉水的法治思維”。

此前,熱播劇《錦繡未央》作者秦簡被控涉嫌使用“寫作軟件”抄襲219部作品,歷經兩年多的維權,12位作家訴《錦繡未央》抄襲案全部勝訴。

“人工智能的創作行為嚴重依賴于數據源,除了自有數據內容外,智能寫作一旦涉及到對他人數據庫與網站數據的獲取與使用,應視情況取得第三方的授權,否則將面臨版權侵權或者不正當競爭的指控。”《觀察》說。

《觀察》認為,我國版權立法、司法實踐與理論研究應有充分的“制度自信”,相信會對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的版權保護問題作出正確回應。

賽事直播爭議繼續

修法或可解決問題

2019年中國的版權領域,在人工智能之外,值得關注的還有游戲直播的版權爭議,自2016年直播元年后,直播與短視頻平臺的游戲、音樂、影視侵權問題,即開始被各界關注。在與游戲直播有關的爭議中,玩家將其游戲過程在網絡上直播,或者將其游戲的精彩片段剪輯處理后發布在短視頻平臺,此行為是侵權使用,還是合理使用?各界爭議較大。雖然這并非2019年新出現的問題,但2019年一系列有關游戲質保版權的法院禁令發出,也讓其成為2019年的焦點話題。

《觀察》認為,我們在判斷商業主播的游戲直播行為,是否是合理使用時,更需要綜合游戲作品的高獨創性、主播使用游戲內容的數量與質量、對游戲權利人潛在市場影響(游戲直播、短視頻市場是權利人潛在市場)等多因素判斷。

2019年,體育賽事直播的爭議也在持續。自2015年騰訊、阿里、蘇寧、央視網等相繼進入體育制作與轉播市場,賽事直播保護的問題即開始集中出現。在互聯網公司攜新技術、新模式進入體育產業,并參與賽事節目制作之時,我國各界對賽事直播節目的可版權性、直播的權利劃分等問題存在巨大爭議。2019年11月份,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專門明確“研究加強體育賽事轉播知識產權保護”。

《觀察》對我國著作權法第三次修訂抱有期待,期待未來法律能將“表現形式相同且具有獨創性的視聽節目”納入“視聽作品”的范疇加以保護,刪除錄像制品以避免主觀的獨創性高低之爭,同時,創設大“傳播權”概念涵蓋“廣播權”與“信息網絡傳播權”,以使相關作品的傳播行為得到更完善的保護。

編輯:高德平臺注冊

標簽:高德平臺注冊


歡迎 發表評論:

河北20选5专家免费预测 北京赛车pk10技巧玩法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中特 欢乐捕鱼人官方最新版vivo版 足球世界杯 江苏七星麻将安卓版下载 国际火爆棋牌游戏 填坑游戏有没有挂 英格兰足球队 广东麻将买马规则 下期平特一肖 广西体育彩票11选5走势图 850棋牌输钱视频 期期公开精准三头中特 广东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河北20选5 挂心悦吉林麻将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