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側
高德法律服務網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法律知識 > 正文

法律服務所主任被控詐騙8000萬 曾許諾"收錢撈人"

作者:admin發布時間:2020-01-13分類:法律知識瀏覽:9評論:0


導讀:潘某案庭審網上直播視頻潘某曾獲得多項榮譽(均為網絡截圖)在南京熱河南路上,曾經有一家南京天平法律服務所。這個所的主任潘某,曾是基層法律服務工作領域的“風云人物”,自稱辦理過超20...

法律服務所主任被控詐騙8000余萬潘某案庭審網上直播視頻

法律服務所主任被控詐騙8000余萬潘某曾獲得多項榮譽 (均為網絡截圖)


在南京熱河南路上,曾經有一家南京天平法律服務所。這個所的主任潘某,曾是基層法律服務工作領域的“風云人物”,自稱辦理過超2000起案件。這個并不是律師的基層法律工作者,卻因為涉嫌詐騙8000余萬被批捕,案件于近日開庭審理。那么潘某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的,現代快報記者就此進行了調查。

開大奔住豪宅,法律服務所主任涉詐騙被抓

潘某是江西人,今年45歲。據了解,1998年左右,潘某就開始從事法律服務行業,最早是在原下關區某街道法律服務所工作。

后潘某離開街道法律服務所,重新創業。他接手了南京市鼓樓區天平法律服務所,服務所原來的辦公地點在定淮門大街,距離鼓樓區法院、檢察院不遠,2017年左右,搬遷到熱河南路。

2018年,潘某準備再次搬到一家高檔寫字樓,結果大批債主接連報案。當年7月18日,潘某被公安機關帶走調查,很快就被刑拘。一個開大奔、住豪宅、風光無限的法律界人士,突然鐐銬加身。

潘某被抓后,很多人才發現,潘某可能一直是表面光鮮。據了解,南京市鼓樓區檢察院指控其詐騙數十人共計八千多萬。隨著潘某被抓,天平法律服務所不久被關停。

已傾家蕩產,手里拿著4036萬的欠條

潘某涉嫌詐騙主要分兩塊,一塊是編造理由巨額借款。按照公訴人說法,這一塊有10多位報案人,他們基本都提到一點,潘某多次以自己當事人需要向法院繳納財產保全保證金為由,向他們大肆借錢。

潘某的理由是自己辦成案子,而借錢的人不僅可以拿到利息,本金也是有保障的,因為錢都在法院那里。

王某是受損最大的報案人之一。他告訴現代快報記者,自己1997年從老家湖北來南京打拼。他和潘某是在打官司時認識的,當時他就是找的潘某代理,官司也贏了。一來二去,兩人就成了朋友。

他說,當時潘某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有能量。那時王某一直做建材生意,2014年,南京三橋附近一處碼頭搬遷,他獲得了幾百萬補償。手上有錢了,他一時又不知道投在哪里,潘某就告訴他,鼓樓法院有財產保全的業務可以做。“他說當事人可以勝訴的,只是需要保全對方財產,法院要先收保證金,官司結束就會退還。”

“當時我看他很誠懇,就先給了50萬,利息照付。時間一長,我就相信他了。”王某告訴現代快報記者,因為后來不斷給潘某提供資金,自己把在湖北老家的一套房子賣了,南京的兩套住房全部抵押貸款,這些錢都給了潘某。按照王某的說法,“當時我們比親兄弟還好。”

2018年,潘某資金鏈斷裂。王某把在南京的一套房子賣了300多萬還債,老家另外兩套房子也賣掉。南京剩下的最后一套住房也抵給債主,對方讓他一家臨時借住。按照王某計算,他借了2000多萬給潘某,他的親戚朋友通過他本人借了1000多萬,大部分都是本金。整個這幾年,潘某給了王某四五百萬的利息,王某手中的欠條,包括一部分利息轉本金的,共有4036萬。“真是搞得傾家蕩產!”

據王某稱,潘某為了取信于他,曾給了他六張蓋有“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案件往來款專用章”的案款收據,總額是2700萬,以證明自己有這么多錢很快可以拿出來。但是據庭審記錄,這些收據后來經公安部門核查,跟鼓樓法院的公章不同。

巨額借款去哪兒了?主要用于還債

2019年11月4日,潘某涉嫌詐騙案在鼓樓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法院庭審直播網也進行了直播。

在庭審中,潘某承認,借款最長的有十五年,一般都是在三四年。借的基本都是同事、朋友。潘某稱,由于大家對他很信任,基本不問資金用途就借了,“我一個電話,錢就打過來。”

10多位債主幾乎都在報案時提到一點,潘某是以法院收取保全保證金為由借款,潘某說,報案人是受到了偵查人員誘導。

據潘某稱,在案發之前,他賬面上外債有1個多億。但是,有些借貸的利息高于法律允許的范圍,這樣的借貸他是要重算本金的。自己當初為了維護良好的個人信譽,借了一些高利貸。借錢還錢,導致自己債臺高筑。

此外,潘某稱,2018年上半年時,自己資金緊張,有4筆大的款項推遲進賬。這其中有親戚朋友答應借他的幾千萬,有案件的收入。他稱,自己光是法律服務的正常收入,“一年可以達到一千萬元”。

一個疑問是,收入如此高,窟窿如此大,這些年,潘某借的錢到底去哪兒了?庭審中,法官也多次對此追問。潘某的答復是,自己借來的錢有些是拿去還債了,有些是為了擴大法律服務所經營,有些是用于個人交際,其中光是交際,他一年要花掉100萬元。

以辦案為名騙取高額費用

針對潘某的另一塊指控,是收取委托人高額的費用,卻沒有用來辦案。其中還涉及好幾起刑案。

按照目前的相關法律法規,法律服務工作者不是正式的律師,不需要通過司法考試,法律服務工作者可以代理民事案件,但一般不代理刑事案件。而從公訴人當庭宣讀的材料中,潘某在好幾起刑事案件中都涉嫌收取高額費用。

潘某曾經的委托人共有10多人指控其涉嫌11筆詐騙事實,稱潘某借辦案騙取巨額錢財,而且經常捏造理由收錢。

受害人肖某稱,2017年他的一個案子敗訴,潘說可以勝訴,要10萬元去找人。到了第二年4月,潘說還要20萬打點關系,稱5月份就可以搞定,后來又說法官需要錢。肖某疑惑,到法院一問,案子早結了,于是報案。

李某稱,2018年4月,因為被別的企業拖欠300余萬元,便與潘某訂立委托代理合同,支付10萬元代理費。幾天后,潘某又讓其轉40萬保全費。過了沒幾天,李某想增加標的至兩千多萬,潘某讓李某再轉200萬。后面又轉了54萬。李某共計給了304萬。

后來中間介紹人說潘某可能出問題了,李某打電話,潘某不接。到法院一問,案子還沒立!

受害人高某反映,丈夫和兒子在揚州因涉嫌刑事犯罪被拘留,找到潘某,潘某分多次共要了206萬,理由先是到公安廳找人,隨后又稱刑事轉民事,最后兒子一個月后因為證據不足被放出來,丈夫判一緩一。他們發現潘某在騙人。經多次索要,潘某退還95萬元。潘某還說106萬元是人情,100萬元是取保保證金等。后來高某家人報警。

董某、林某稱,2018年1月22日,林某的親戚被刑拘后找到潘某,潘某提出要辦成無罪,需80萬打通關系。不久,檢察院立案,他們發現放人是不可能的了。董某作為介紹人,覺得害了朋友,就自己墊還了林某的錢。董某跟潘某交涉。后證實,這件案子的嫌疑人因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強奸罪等被判無期徒刑!

否認所有指控,聲稱都是正當合法

在法庭上,戴著手銬腳鐐的潘某出庭,身后隔著一道玻璃防護門,幾乎都是受害人在旁聽。

潘某表現鎮定,據一名報案人稱,當天潘某的頭發一絲不亂。

“所有公訴人提到的,都是正當的民事法律關系。”潘某稱自己沒有非法占有他人錢財的目的。

潘某還提出兩種解決方案設想:一是請求辦理取保候審,保證3到6個月內還清全部債務,再由法院決定判他是否有罪,以實現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統一。

第二種,請求法院建議檢察院撤訴,他依然保證3到6個月還清欠款,如未實現承諾,債主可以到法院民事起訴或以侵占罪刑事自訴。

據潘某稱,肖某的30萬用于歸還他人欠款,高某的錢部分償還債務,部分用于服務所開支。李某的錢也沒用于案件,拿來還債了。至于董某、林某的錢,潘某稱,錢是自己請董某代還的。收的錢一部分是想請專家搞論證會,后來案子大了就沒搞。

潘某還表示,10多項指控中,大多收取的是風險代理費。有些不能辦理的,轉為欠款,也跟對方簽訂了還款協議,只是還沒來得及還款,自己就被刑拘了。

委托人直接打款到個人賬戶,他說是暫時的

在庭審中,潘某也承認了一些被指控的事實,比如委托人的打款,一般都直接打到他個人賬戶上。但被問及是否涉嫌偷漏稅時,他稱,只是暫時打到個人卡上,等案子結束,該退的費用退掉,最終還是要入服務所的賬的。

至于潘某為何被指在多起代理案件中,收了錢卻沒有辦事,潘某的辯護律師稱,這應該是潘某辦了很多案,只有這幾件沒有辦。按照潘某自己的說法,從事法律工作十多年,他辦案超過2000件。

而且,據了解,潘某的法律服務所曾經常年有三四位律師在辦公,潘某接到的刑案,交給律師去辦理。潘某的說法是,自己相當于是中介,“可以和委托人協商,去代理張羅聘請律師等事宜。”

雖然很多份證詞都指向一點——潘某總是向委托人稱要找關系,并進而索要高額費用,但是當法官問及這一點時,潘某逐一予以否定,他說,報案人的這些說法是被偵查人員誘導的。

就潘某案相關情況,現代快報記者前后聯系了南京市鼓樓區法院和鼓樓區檢察院。檢察院方面未透露具體案情,法院方面稱,此案正在該院審理中,最終的事實以法院判決為準。


標簽:


歡迎 發表評論:

河北20选5专家免费预测 黑龙江36选7风采走势图 安徽高频11选5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345678技巧图 南京麻将50园子微信群 韩国快乐8不开了吗 中超外援名额 广东好彩1官方网站 熊猫麻将到底有没有挂 网赚平台 2004年德甲积分榜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街机电玩捕鱼手机版下载 浙江6+1 黑龙江体彩6十l 广西棋牌app最新版下载 中超积分榜最新排名